网络社会需要有规则来制约

  网络,已经将个人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联系在一起。

  1月12日,国内最大搜索引擎百度遭到黑客攻击,长时间无法正常访问。这次攻击百度的黑客来自境外,利用了DNS记录篡改的方式。1月13日,谷歌公司表示可能退出中国,原因是它遭受了据信源自中国的重大网络攻击。

  尽管有72%的人认为谷歌不该退出中国,一些中国网民会有民族主义的想法,对于他们言论自由的看法却是普适性的。

  网络,这个由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开创的全人类交往领域,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深刻地改变着人与人、人与社会乃至人与自然的关系。

  网络活动必然产生与之相适应的独特的网络道德。而世界上的任何人,其网络活动不可避免地会与社会伦理相互影响。网络道德,已成为涉及面广、对技术依赖性强、全球化程度高、空白难点多的世界性难题。

  显然,世界各国已经制定网络管理的法律措施,中国也制定了互联网管理的实施规则。但制度上健全不等于是人类的行为得到法律的约束,发生在网络的事件可以引领整个世界的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2005年,美国国防部将网络空间与陆、海、空和太空定义为同等重要的、部署维持美国决定性优势的五大空间。2006年底,美国国防部组建了一支全新的部队——网络媒体站部队。

  2009年,一边渲染来自中国的网络威胁,一边设立美军网络司令部,则更意味着美国准备加强争夺网络空间霸权的行动。

  从中国的互联网上,也呈现出令人不安的问题:反科学、伪政治、与倡导主流社会相违背的甚至十分有害的信息日益泛滥:有些人有目的地发布不符合事实的信息,误导人们对真实情况的认知;个人隐私、企业秘密难以保全,黑客攻击甚至造成通信中断、网络瘫痪。

  与网络社会所形成的道德问题是客观的,是由网络本身的特征决定的。现实社会发展水平的不平衡,决定了人们在网络与在现实社会生活中的不同道德选择和道德态度。这种差异,是人们对网络与现实社会的差异的认同的反映。

  最初作为环境存在所产生的网络空间,是作为一种工具而产生和被应用的。2009年中国网络热词大部分来自于社会公共事件:“钓鱼执法”、“躲猫猫”、“楼脆脆”……网民通过互联网来伸张属于法律保护范围内的公民权益;尤其是对一些地方行政机构的管理工作提出质询。

  由此,中国的互联网的信息分享的速度、参与评述的便利性等都在科技的推动下飞速提高,特别是微博客问世后更是如此,它已成爲具引领性的全新网络社会互动形式。与以往相比,时下中国互联网最大的热点就是网民讨论社会公共事件的主动性和推动事件发展进程的强大力量。

  与此同时,网络的有效性正在逐步消解道德评价的作用。每一台电脑、每一扇视窗、每一个网址,都开启着一条通往网络社会的通道,同时这些网络通道又联系着若干真实的个体,影响着整个真实的世界。这个网络社会使得人类的交往关系处在极不确定的状态,使千百年来已经确立起来的、规范人们之间关系的伦理道德观念处于危险境地。

  2009年,中国的互联网上评选出十大假新闻,这些假新闻有的是故意炮制的,有的是移花接木,有的属于道听途说,有的则是以旧充新,目的都是为哗众取宠,吸引读者,对当事人的造成极大伤害和社会的较大损失。

  与网络发展相关的道德问题形成七个方面:隐私、盗版、色情、经济价格、政策污染、心理损伤和网络保护。有悖于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和家庭美德的情况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程度,已经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随着技术的发展,它进人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直接或间接地影响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甚至改变着人们的工作模式和思维方式。

  社会制度的路径依赖性说明,一个社会昨天的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今天制度的形态;一个人的发挥主观能动性说明,人类靠了自由与创造的精神,总可以打破历史决定论的界限,为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而改变自己生存的环境。这两个性质放在一起,可以说明网络道德是签定个人的自由度标准和国家法律行为的综合体。

  一个真正的有效率的网络空间需要一个与之相适应的道德基础和与这个道德共识相一致的法律秩序。我们并不是在崇尚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然而当人们在市场经济中同时追求利已主义与利他主义时,人类的网络空间会达到和谐。

  这些事情的本质是一样的,社会意识发生了变化会反映到社会存在的方面。在市场经济的网络社会中,许多人的认知行为发生了重要变化,将人们的实体社会转化为网络社会,每个人都会遭受黑客的攻击。

  事实上,一直到互联网以极低成本无限度地扩展了知识的分享范围以致知识爆炸成为多多数知识者承认的一种重要现象时,西方学术与思想的主导精神,才从分析的转变为综合的。

  这不由让人想起,英国经济学家哈耶克转引墨索里面尼的一段话:是我们首先要宣告,文明社会越是发达和复杂,就越要限制个人的自由。

  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网络的安全关系我们每个人的生命,我们更需要的是网络道德警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